市场逐步回暖 物流趋于活跃

市场逐步回暖 物流趋于活跃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6日发布,4月份中国物流业景气指数为53.6%,较上月回升2.1个百分点;中国仓储指数为50.3%,较上月回落2.4个百分点。数据显示,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和企业有序复工复产进程的加快,前期被疫情抑制的市场需求不断释放,物流业景气指数保持平稳回升态势。从各单项指数看,4月份除物流服务价格指数继续下降外,其他各项指数都继续保持回升,尤其是库存周转次数指数、新订单指数、物流业固定资产投资指数、设备利用率指数都继续保持明显回升态势。其中,4月份业务总量指数为53.6%,比上月回升2.1个百分点,反映出市场需求逐步回暖,物流业务活动趋于活跃。新订单指数为54%,比上月回升4.8个百分点。反映出订单增多,物流需求逐步启动,为后市物流行业保持回升态势奠定基础。中国物流信息中心主任何辉认为,从后期走势看,4月份新订单指数和业务活动预期指数均有回升,反映出企业对未来预期较为乐观,后市将继续保持平稳增长,加快恢复至正常运营水平的态势。值得关注的是当前物流服务价格仍在走低,物流企业经营成本压力依然较大,特别是小微企业资金周转状况仍十分困难,需要进一步加大扶植力度。数据显示,4月份,物流企业资金周转率指数为49.1%,比上月回升0.5个百分点,指数虽有小幅回升,但仍位于缩减区间。相关企业希望增强相关金融贷款利好政策的落地性,为企业特别是小微型物流企业减轻资金压力。

欧洲时报:欧洲侨胞守望相助 不放弃每一个同胞

欧洲时报:欧洲侨胞守望相助 不放弃每一个同胞
5月8日电 据《欧洲时报》报道,4月中旬,法国青田同乡会会长叶旭群、首席常务会长周金伟给不能出行的20多位老华侨送去口罩和中药。次日,他们收到了对方手写的感谢信,信中说:“你们的举动深深感动和温暖着老侨胞们的心。” 自3月海外疫情暴发以来,在欧洲各个国家,像叶旭群这样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四处奔波给侨胞们发放防疫物资的侨领和侨界志愿者还有很多。他们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感谢信,大家都很感激他们为同胞所做的贡献,为他们的无私付出点赞。 多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侨领纷纷表示,侨团就是海外侨胞的“主心骨”,为侨服务,不放弃每一个同胞。 在法国,叶旭群从1月下旬以来一直很忙碌,一开始支援中国抗疫。3月海外疫情加重后,他又全力投入当地抗疫。他和法国的许多侨领在巴黎成立了抗疫小组,组建了数十个500人的微信群,把家乡的医生对接到群里进行“云问诊”,同时不断在群里发布抗疫相关信息和注意事项,提醒大家要做好居家隔离。 法国从3月17日进入封锁状态,叶旭群和侨界许多志愿者一起,冲在第一线,协调物资的运输、分配与发放。中药优先派送给求助的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距离近的就亲自开车送到家门口,距离远的就快递过去。送去的防护物资大大缓解了侨胞的恐慌心理。 “最开始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接到很多求助电话和短信。有一个家庭,夫妻俩有5个小孩,最小的才1岁半,男主人发烧十几日都没退,女主人也发烧三四天了,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给孩子们,我先对接微信群里家乡的医生给他们在线问诊,随后让志愿者给他们送去了中药和口罩,过了几天女主人反馈说他们烧退了,感觉好多了。”叶旭群说,能帮到大家,自己感到特别开心。 在德国,侨领夏康民和多位侨领发起成立了侨胞防疫自救工作委员会,服务在德生活的华侨华人,委员会成立了秘书组、财务组、物资供应组、法务组、医疗专家组、中国国内联系组、志愿者组等,统一有序地组织协调中国各地的物资援助和发放,确保把家乡的关心真正送到陷入困境的侨胞手里。 在西班牙,西班牙侨商会会长金浩一直忙着在巴塞罗那抗疫。金浩说,这是他到西班牙23年来,经历的最危急的情况。3月14日西班牙开始全国封城,大部分华人早在封城前就呆在家里闭门不出,因此感染者并不多。 金浩和巴塞罗那青田同乡会会长周建虹统筹加区侨界的抗疫工作,他们在巴塞罗那设立了25个服务站,来发放家乡政府捐助的防疫物资。 “前期每天都有许多求助电话,还有一些是我们间接了解到的疑似感染者,便主动打电话了解情况。能帮尽帮,一个人也不会漏掉。”金浩说,他还接到了西班牙地方政府、警察局、医院等机构的求助电话,侨界都在第一时间捐助了防疫物资。 金浩说,经过一个多月的封城和各界救助,西班牙感染的侨胞们基本都已经治愈了,最近两三周,求助的电话越来越少,说明新增感染者也明显减少了,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进入五月,为了重启经济,欧洲多国逐步推出解禁措施。接下来,金浩和欧洲各国的侨胞们都将逐步进入复工阶段。 “复工后,预计侨胞们还会产生许多新的问题,为侨服务的工作不能放松。”金浩说,马德里飞北京的国航航班5月9日开始恢复,有些侨胞打算把老人和孩子送回中国,自己则留下来准备复工,毕竟,生活还要继续。(万淑艳) 【编辑:刘立琨】

东方快评丨雪山救援13小时,被救游客需分担成本

东方快评丨雪山救援13小时,被救游客需分担成本
五一小长假,在四川凉山木里县境内,两名广东籍自驾游客迷路,车辆被陷在冰雪里,被困在海拔4000余米的冰雪高山。高海拔、气温低,微信定位相差10多公里……木里县瓦厂派出所接到游客的报警求助后,4名民辅警前往营救。历经13个小时的救援,在麦日牧场成功营救两名被困游客。(5月6日《成都商报》)去年以来,当地警方救助了20多起被困游客,均是无偿救援。同时,当地救援装备缺乏,没有专业救援队伍,组织人员困难,救援行动很难及时有效实施,每次进山搜救费用较高。这种情况下,当地警方仍坚持无偿救援,虽然精神可嘉,但难以实现救援的可持续性,不可取。不可否认,游客任性犯险被困,有关部门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救援,造成了公共资源极大的浪费。基于此,2018年7月1日,《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颁布实施。依据此规定,同年9月,景区向一名被救任性游客收取了3000多元的救援费。由此,对于一些游客无视自身安全,无视管理警告的任性犯险行为,其救援费用到底该不该由被救游客承担,引发社会公众的广泛讨论。有人认为,只有遵守公共秩序,才能免费享受公共资源和救援服务。一些游客任性犯险,显然违反了公共秩序,理应为自己的行为埋单。也有人认为,景区实行“有偿救援”,秉持了先救人后追偿、有偿无偿相结合的原则,将会倒逼游客遵章守纪,减少人为险情,避免公共资源的无端耗费和透支。事实上,景区实行“有偿救援”,也是有法可依的。如旅游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旅游经营者、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特别是,《安徽省旅游条例》第五十六条规定,在禁止通行、没有道路通行的区域,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违反规定,开展风险性较高的旅游活动。违反前款规定发生旅游安全事故产生的救援费用,应当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相应承担。可见,雪山救援13小时,被救游客需分担成本。换言之,实行“有偿救援”,体现了救援费用分担规则,有利于兼顾法律和社会双重效益。游客任性犯险,必须为公共救援埋单,应成为一种制度常态。因此,立法对游客探险进行规范,从源头上避免游客的任性犯险行为,为生命安全保驾护航,显得非常迫切。各地不妨借鉴安徽等地的做法,将游客探险写进地方旅游法规,规定游客探险组织者要提前备案,不备案的,对组织者和参与者均要处罚;擅自探险遇难者,责任自负;获救者除承担救援成本,还需接受处罚。这也是以立法形式,对社会提出警示:探险存在一定风险,游客要谨慎为之;毕竟,安全第一,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全球疫情防控【自律、积极、乐观…… 抗疫

全球疫情防控【自律、积极、乐观…… 抗疫
全球疫情防控【自律、积极、乐观…… 抗疫中的平凡以色列人】尽管灾情严峻,但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以色列民众充分展现了他们的纪律观念和乐观精神。为防止排队时病毒在人群中传染,以色列超市和药店不论规模大小,都整齐地在入口处每隔两米画上标记,人们都沿着标记有序地排队,不论队有多长,队伍转过几个弯道都保持得非常整齐。 另外,以色列民众在疫情中还展现了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因为以色列政府采取的隔离措施仍允许民众在离家一定范围内进行室外运动,记者经常能看到当地民众在自家楼下的草地上或与家人孩子一起享受日光,或捧着一本书静静品读,传递出一种宁静乐观的生活态度。以色列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盖伊·芬克尔斯坦告诉记者,阅读不仅帮助我们以色列人启发思维,带来创新的动力,更重要的是能给我们带来勇气,给我们带来快乐,让我们能够以更加积极乐观的心态去勇敢地面对各种困难和挑战。

印军击毙克区反政府武装头目,有人担忧此举将让该地更加动荡

印军击毙克区反政府武装头目,有人担忧此举将让该地更加动荡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派记者 胡博峰】据《印度斯坦时报》7日报道,印军日前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印控克区)击毙当地最大的反政府武装组织头目奈古。印度认为这是巨大胜利,但有人担忧此举将让克区更加动荡。据《印度教徒报》和英国《卫报》报道,印度军方5日接到情报后,在印控克区一个村庄展开围剿,出动了直升机、无人机和装甲车等装备。为了寻找奈古,印军在一所小学“掘地三尺”,并炸毁了至少两处民宅。他们最终在挨家挨户搜查时找到奈古及其同伙,并将他们击毙。印度安全官员和一些执政党成员认为,奈古被击毙是重大胜利。不过《卫报》称,这可能在克区引发更多动荡。在奈古被击毙消息传出后不久,当地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抗议者和印度警方发生冲突,导致数十人受伤。为了防止当地民众聚集在街道上悼念奈古,印度当局6日关闭了印控克区的移动互联网服务,而且没有按照当地的政策将奈古的尸体交给他的家人。印控克区的一些政党号召民众7日在整个地区举行抗议活动。《印度斯坦时报》7日称,支持巴基斯坦的武装组织“联合圣战委员会”领导人萨拉胡丁在奈古被击毙后表示,克什米尔问题是一个火花,将点燃整个地区。地缘问题专家贾雅德瓦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奈古被击毙是“孤立事件”,预计不会加剧印巴两国近期在克区的冲突,但在“后疫情时代”,双方的对立情绪可能进一步激化。

Uber在加州被起诉:被指将司机错误归类为独立承包商

Uber在加州被起诉:被指将司机错误归类为独立承包商
网约车平台Uber和Lyft又成被告,起因还是针对网约车司机的身份定位问题。5月6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加州及该州三座大型城市起诉Uber和Lyft,指控这两家打车软件公司不当地将司机分类为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s),而不是雇员(employees),以此避免实施工作环境保护措施和支付员工福利。起诉方辩称,对工作者的错误分类对劳动者、守法企业、纳税人和社会造成了广泛的伤害。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加州寻求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并寻求法院命令公司将司机重新分类,支付未付的薪资。起诉由洛杉矶、旧金山和圣地亚哥三城参与,根据是加州一项保护零工经济工人的新法律(California Assembly Bill 5)。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法律要求:当公司能够控制劳动者如何执行任务、或者工作是公司业务的常规组成部分时,公司应将劳动者视为雇员而不是独立承包商。该法律使得零工经济工作者有机会获得最低工资要求、失业保险等福利。这一争议性的法律对Uber、Lyft的商业模式形成了冲击,打车平台Uber、Lyft,外卖公司Postmates、DoorDash在加州依赖45万独立承包商来展开业务,而不是全职员工。因此该法律一直受到Uber、Lyft等公司的强烈反对。加州总检察长哈维·贝西拉( Xavier Becerra )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将其成功建立在不当对待工人和违反法律的基础上。”他还提出,Uber和Lyft的司机缺乏基本的员工保护权利,例如病假和加班费等。尽管Uber和Lyft辩称,司机可独立决定何时上班,但诉讼认为两家打车公司对司机施加了足够的控制。据纽约时报,起诉书称:“Uber和Lyft是这些被错误分类的劳动者的雇主,他们雇佣或者解雇司机,控制哪一位司机被派与哪一项任务……Uber和Lfyt是交通运输公司,向顾客提供乘车服务,其司机是他们用于提供乘车服务的员工。”据路透社,Uber回应称,将在法庭上应诉,同时推动实施针对司机的额外福利计划。该公司还表示,“在加州经济面临危机,有400万人失业之时,我们需要让人们更容易开始赚钱,而不是更难。”Lyft在声明中表示,将与总检察长和市长合作,“将加州创新经济的福利带给尽可能多的人。”该公司拒绝透露是否正寻求和解或是将应诉。华尔街日报称,此次诉讼正值打车公司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因政府鼓励人们待在家,因而乘客数量急剧下降。在打车业务陷入困境之时,Uber司机尝试转向做食品外卖工作,Lyft在上周宣布裁员17%,并让其他员工无薪休假或减薪。此次疫情也凸显出一线工作者的困难。纽约时报指出,因为打车公司和外卖公司的司机不被认为是员工,因此公司避免了保险、车辆维护、病假和失业等成本支出。疫情冲击之下,这些司机突然失去收入,生病时也没有带薪病假。一些司机称:如果开车载客,那么有可能被感染,如果待在家里,那么将没有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