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的郑爽让人怀念,当年与周冬雨竞争“山楂树”,为张翰错过陈可辛

18岁的郑爽让人怀念,当年与周冬雨竞争“山楂树”,为张翰错过陈可辛
2009年春,《一起去看流星雨》剧组录制《快乐大本营》,天娱召集了相熟的媒体前去采访。龙丹妮神秘地说: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我们公司的新人。那位新人上身白衬衣,下身白褶裙,光脚穿球鞋,眉如春山浅黛,眼若秋波宛转。在场的媒体惊呆了,称赞“就像是被雨水洗过的芍药”。这位新人,就是18岁的郑爽。今日,郑爽18岁录制《快乐大本营》的照片被公布于众,凭着甜美水灵的外表,瞬间登上热搜。有人不免感慨,如果郑爽的戏再好一些,有这样的脸蛋加持,一定不止今时今日的成就。可各位有所不知,郑爽当年也是很有追求的演员。最近,周冬雨因为拿下香港金像奖最佳女演员而风头一时无两,她和郑爽看似八竿子打不着,实际上她们当年是对手,只是郑爽被感情给耽误了。2009年,张艺谋为《山楂树之恋》在全国寻找女演员,他对女孩儿们的要求有两条:一要哭得好看,二是没有经纪约缠身。郑爽最终进了候选名单,剧组让她回家听信。那时,很多电影学院的学生都与公司签约,唯独郑爽没有,她选择与《山楂树之恋》死磕。可日盼夜盼,盼来的却是一晌空欢。最终被幸运眷顾的,是那个叫周冬雨的女孩。就这样,郑爽的经纪约落到天娱手上,继而凭着《一起来看流星雨》强势俘虏一群少男少女的心。时隔一年,陈嘉上与郑爽合作了《画壁》。他对“光艳动天下”的郑爽评价很高,说她的眼神是真实干净的,表演是全心全意的,“她让我很久没见过这种演员了,能碰见她,是我的运气。”陈嘉上把这份“运气”大方地传递给很多导演,其中就有陈可辛。可当时的郑爽正在与张翰谈恋爱,于是她任性地荒废掉别人望尘莫及的幸运与机遇,理由既可笑又可气:我要陪张翰。这些年,郑爽为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付出让人唏嘘,可换来的,却是心噼里啪啦碎了一地的“空欢喜”。正因为如此,尚未发育完全的周冬雨崛起,成了新一代“小妞电影”的不二人选。不过,现在的郑爽也不错,她大节不亏、小节不拘,在流量时代留下了一段曼妙的身影。

增强困难群众对疫情影响的抵抗力

增强困难群众对疫情影响的抵抗力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增强困难群众对疫情影响的抵抗力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西花园路街道惠民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在向社区居民讲解疫情防控知识(3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西花园路街道惠民社区居委会志愿者为辖区独居老人整理家务(3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西花园路街道惠民社区居民在小区里健身(3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鹏 摄黑龙江省绥化学院党员手语志愿者服务队成员、特殊教育学院教师张百慧在居家录制防控知识手语短视频,帮助听障人群了解防控知识(2月6日摄)。 新华社发黑龙江省绥化学院党员手语志愿者服务队成员、特殊教育学院学生李志浩在居家剪辑防控知识手语短视频(2月5日摄)。 新华社发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广武门街道助老服务员李小平(右)在马玉英老人家里打扫卫生(3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朋 摄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广武门街道马玉英老人(左)家里,助老服务员李小平与她交谈(3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王朋 摄贵州毕节市织金县金凤街道党工委书记徐坤厚(左一)陪同特困户周明贵(右二)在医院就诊(3月18日摄)。 新华社发(金凤街道党工委供图)辽宁省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贫困户张敏丰(右)给阜新团市委送来锦旗,感谢他们在疫情期间伸出援手,帮助自己销售滞销的南果梨(4月22日摄)。 新华社发

东方快评丨雪山救援13小时,被救游客需分担成本

东方快评丨雪山救援13小时,被救游客需分担成本
五一小长假,在四川凉山木里县境内,两名广东籍自驾游客迷路,车辆被陷在冰雪里,被困在海拔4000余米的冰雪高山。高海拔、气温低,微信定位相差10多公里……木里县瓦厂派出所接到游客的报警求助后,4名民辅警前往营救。历经13个小时的救援,在麦日牧场成功营救两名被困游客。(5月6日《成都商报》)去年以来,当地警方救助了20多起被困游客,均是无偿救援。同时,当地救援装备缺乏,没有专业救援队伍,组织人员困难,救援行动很难及时有效实施,每次进山搜救费用较高。这种情况下,当地警方仍坚持无偿救援,虽然精神可嘉,但难以实现救援的可持续性,不可取。不可否认,游客任性犯险被困,有关部门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救援,造成了公共资源极大的浪费。基于此,2018年7月1日,《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颁布实施。依据此规定,同年9月,景区向一名被救任性游客收取了3000多元的救援费。由此,对于一些游客无视自身安全,无视管理警告的任性犯险行为,其救援费用到底该不该由被救游客承担,引发社会公众的广泛讨论。有人认为,只有遵守公共秩序,才能免费享受公共资源和救援服务。一些游客任性犯险,显然违反了公共秩序,理应为自己的行为埋单。也有人认为,景区实行“有偿救援”,秉持了先救人后追偿、有偿无偿相结合的原则,将会倒逼游客遵章守纪,减少人为险情,避免公共资源的无端耗费和透支。事实上,景区实行“有偿救援”,也是有法可依的。如旅游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旅游经营者、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特别是,《安徽省旅游条例》第五十六条规定,在禁止通行、没有道路通行的区域,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违反规定,开展风险性较高的旅游活动。违反前款规定发生旅游安全事故产生的救援费用,应当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相应承担。可见,雪山救援13小时,被救游客需分担成本。换言之,实行“有偿救援”,体现了救援费用分担规则,有利于兼顾法律和社会双重效益。游客任性犯险,必须为公共救援埋单,应成为一种制度常态。因此,立法对游客探险进行规范,从源头上避免游客的任性犯险行为,为生命安全保驾护航,显得非常迫切。各地不妨借鉴安徽等地的做法,将游客探险写进地方旅游法规,规定游客探险组织者要提前备案,不备案的,对组织者和参与者均要处罚;擅自探险遇难者,责任自负;获救者除承担救援成本,还需接受处罚。这也是以立法形式,对社会提出警示:探险存在一定风险,游客要谨慎为之;毕竟,安全第一,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全球疫情防控【自律、积极、乐观…… 抗疫

全球疫情防控【自律、积极、乐观…… 抗疫
全球疫情防控【自律、积极、乐观…… 抗疫中的平凡以色列人】尽管灾情严峻,但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以色列民众充分展现了他们的纪律观念和乐观精神。为防止排队时病毒在人群中传染,以色列超市和药店不论规模大小,都整齐地在入口处每隔两米画上标记,人们都沿着标记有序地排队,不论队有多长,队伍转过几个弯道都保持得非常整齐。 另外,以色列民众在疫情中还展现了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因为以色列政府采取的隔离措施仍允许民众在离家一定范围内进行室外运动,记者经常能看到当地民众在自家楼下的草地上或与家人孩子一起享受日光,或捧着一本书静静品读,传递出一种宁静乐观的生活态度。以色列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盖伊·芬克尔斯坦告诉记者,阅读不仅帮助我们以色列人启发思维,带来创新的动力,更重要的是能给我们带来勇气,给我们带来快乐,让我们能够以更加积极乐观的心态去勇敢地面对各种困难和挑战。

Uber在加州被起诉:被指将司机错误归类为独立承包商

Uber在加州被起诉:被指将司机错误归类为独立承包商
网约车平台Uber和Lyft又成被告,起因还是针对网约车司机的身份定位问题。5月6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加州及该州三座大型城市起诉Uber和Lyft,指控这两家打车软件公司不当地将司机分类为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s),而不是雇员(employees),以此避免实施工作环境保护措施和支付员工福利。起诉方辩称,对工作者的错误分类对劳动者、守法企业、纳税人和社会造成了广泛的伤害。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加州寻求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并寻求法院命令公司将司机重新分类,支付未付的薪资。起诉由洛杉矶、旧金山和圣地亚哥三城参与,根据是加州一项保护零工经济工人的新法律(California Assembly Bill 5)。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法律要求:当公司能够控制劳动者如何执行任务、或者工作是公司业务的常规组成部分时,公司应将劳动者视为雇员而不是独立承包商。该法律使得零工经济工作者有机会获得最低工资要求、失业保险等福利。这一争议性的法律对Uber、Lyft的商业模式形成了冲击,打车平台Uber、Lyft,外卖公司Postmates、DoorDash在加州依赖45万独立承包商来展开业务,而不是全职员工。因此该法律一直受到Uber、Lyft等公司的强烈反对。加州总检察长哈维·贝西拉( Xavier Becerra )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将其成功建立在不当对待工人和违反法律的基础上。”他还提出,Uber和Lyft的司机缺乏基本的员工保护权利,例如病假和加班费等。尽管Uber和Lyft辩称,司机可独立决定何时上班,但诉讼认为两家打车公司对司机施加了足够的控制。据纽约时报,起诉书称:“Uber和Lyft是这些被错误分类的劳动者的雇主,他们雇佣或者解雇司机,控制哪一位司机被派与哪一项任务……Uber和Lfyt是交通运输公司,向顾客提供乘车服务,其司机是他们用于提供乘车服务的员工。”据路透社,Uber回应称,将在法庭上应诉,同时推动实施针对司机的额外福利计划。该公司还表示,“在加州经济面临危机,有400万人失业之时,我们需要让人们更容易开始赚钱,而不是更难。”Lyft在声明中表示,将与总检察长和市长合作,“将加州创新经济的福利带给尽可能多的人。”该公司拒绝透露是否正寻求和解或是将应诉。华尔街日报称,此次诉讼正值打车公司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因政府鼓励人们待在家,因而乘客数量急剧下降。在打车业务陷入困境之时,Uber司机尝试转向做食品外卖工作,Lyft在上周宣布裁员17%,并让其他员工无薪休假或减薪。此次疫情也凸显出一线工作者的困难。纽约时报指出,因为打车公司和外卖公司的司机不被认为是员工,因此公司避免了保险、车辆维护、病假和失业等成本支出。疫情冲击之下,这些司机突然失去收入,生病时也没有带薪病假。一些司机称:如果开车载客,那么有可能被感染,如果待在家里,那么将没有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