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在天津!

新增1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在天津!
5月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在天津);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2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在上海)。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3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670人,重症病例减少3例。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176例(含重症病例4例),现有疑似病例8例。累计确诊病例168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505例,无死亡病例。截至5月8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208例(其中重症病例1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8046例,累计死亡病例463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887例,现有疑似病例8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36372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5859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5例(无境外输入);当日无转为确诊病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3例(境外输入8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836例(境外输入63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529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1044例(出院960例,死亡4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5例(出院40例),台湾地区440例(出院355例,死亡6例)。

全国实施“行动管制令”,马来西亚疫情防控效果如何?

全国实施“行动管制令”,马来西亚疫情防控效果如何?
马来西亚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以来,政府果断在全国实施“行动管制令”,此后又几度延长管制令。如今,疫情控制效果如何?来看马来西亚知名华人学者胡逸山带来的观察。马来西亚的疫情在3月初就有了突发激增的现象,所以马来西亚政府在3月中旬就果断颁布行动管制令。民众每天必须在家里,只能做一些必要的购物等,工作方面尽量鼓励居家办公,已经超过6个星期,正在踏入第7个星期。马来西亚的疫情不管是新增还是现有的病例数,基本上都有了比较稳定或者说有点下降的趋向,所以在这一点上,马来西亚的国民在这段期间都很配合政府。可是另外一方面这也意味着马来西亚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停顿的,所以马来西亚政府每两个星期就检讨一次行动管制令,至今已经检讨了好几次,已经过了6个星期。马来西亚总理也宣布不管是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会逐步复工,以便国民的生产和工作能够恢复,让大家能够有稳定的收入。这段时间因为疫情行动管制令期间,很多人会通过网上办公的居家方法,网上叫一些外卖、食物等等,这个时候网上经济对我们的生活、对防止疫情扩散非常重要,也希望中国能在这些方面分享经验。??【本期编辑:李峥】来源:CCTV4《中国新闻》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华语环球节目中心新媒体END

桥梁专家回应虎门大桥涡振:与车流量无关,6日中午基本平息

桥梁专家回应虎门大桥涡振:与车流量无关,6日中午基本平息
6日下午,在虎门大桥底下眺望,肉眼看不出桥体有振动。5月6日晚7点,虎门大桥公司召开关于虎门大桥涡振记者答疑会,会上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教授级高工、业务总监、著名桥梁专家吴明远介绍称,在6日中午12点半以后,虎门大桥已经基本平息。根据目前检测的结果,此次涡振并未影响虎门大桥的整体结构。广东虎门大桥有限公司对虎门大桥路面的实时监测画面。 澎湃新闻记者陈绪厚 图此次事件和美国塔科马海峡大桥被微风摧毁一事是否相似?吴明远介绍称,塔科马海峡大桥属于颤动,与本次虎门大桥低风速下产生的涡振不同,目前虎门大桥结构安全。网传虎门大桥23年超负荷运行,与此次涡振是否有关?吴明远称,大桥均有荷载标准,目前虎门大桥的流量在荷载标准之内,不会存在安全问题。他介绍称,本次涡振主要和桥上设置的水马相关,水马导致桥体侧面流线型设计被影响,产生涡振,在水马撤离后,涡振情况明显减缓。会上,虎门大桥副总工程师张鑫敏表示,虎门大桥的养护一直正常运行,甚至高于国家规定养护标准,“国家要求三年一次,我们提高到了一年一次”。

上海推出23条“品牌建设”指导意见

上海推出23条“品牌建设”指导意见
上海5月8日电 (记者 许婧)上海市质量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市市场监督管理局8日在沪举办2020年中国品牌日“打造质量标杆,唱响上海品牌”主题活动,发布《关于加强质量品牌建设、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从培育质量优势、提升品牌活力、营造良好发展环境、提升国际竞争力、强化工作保障五个方面提出了23条政策措施,提出到2022年,实现上海产品和服务质量水平显著提升。5月8日,上海对外发布23条“品牌建设”指导意见。 许婧 摄 《指导意见》明确,通过三年时间,打造100项获得“上海品牌”认证的产品和服务,推动产品和服务提质升级;鼓励企业和行业协会制定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水平标准,实现主导制定国际标准达100项;完善各级政府质量奖励制度,树立100家政府质量奖标杆,通过树立质量标杆,鼓励各行各业提升质量、追求卓越,形成一批国际竞争力强、品牌价值高的企业和品牌,在全球产业分工和价值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深入开展老字号品牌振兴行动,推动老字号企业落实“一品一策一方案”重振计划,打造中华老字号品牌集群。 同时,培育“2个1000”,营造良好的品牌成长环境。建立中小企业质量品牌孵化机制,精准实施中小企业质量品牌建设帮扶措施,鼓励各区推行实施卓越绩效管理模式、5S现场管理和商标培育等公益孵化项目,在中小企业集聚的各类园区设立商标品牌指导站等服务平台,开展契合中小企业需求的质量品牌公益培训,到2022年,培育1000家企业践行质量品牌管理先进模式,培训1000名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掌握质量品牌先进管理方法,打造一批“专精特新”企业。 推行企业主体、政府引导,市场主导、质量至上,创新驱动、示范引领,社会共治、合力推进的品牌建设运行机制,到2022年,实现上海制造业质量竞争力指数稳定在90以上;产品质量合格率稳定在95%以上;重点服务业顾客满意度达到85以上。利用标准化服务、产业计量测试、自愿性认证等技术服务平台,在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推动建设10家国家或上海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和产业计量测试中心,提供全溯源链、全寿命周期、全产业链的质量技术服务模式。 下一步,上海将按照《指导意见》的既定目标,结合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工作的推进,抓好政策的宣传解读、贯彻落实,发挥好质量品牌建设对推进上海三项新的重大任务、强化“四大功能”、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支撑作用。 当天,光明乳业、三枪集团、三思电子等三家上海质量品牌标杆企业作经验分享,并与现场和线上观众交流互动。(完)

北京连续22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初三年级准备开学

北京连续22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初三年级准备开学
北京5月8日电 (记者 杜燕)5月7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无新增报告境外输入及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是北京市连续22天无报告新增确诊病例。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5月7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无新增报告境外输入及本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境外输入确诊病例治愈出院3例。 截至5月7日24时,北京市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74例,累计出院153例,在院21例;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9例,累计出院407例,在院3例,累计死亡9例。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称,北京市已连续22天无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6区中平谷区自有疫情以来无报告病例。 北京市最新召开的疫情防控工作会议指出,“五一”假期是对常态化疫情防控的一次压力测试,北京市总体平稳有序,但这并不意味着防控措施可以松一松、歇一歇。北京市要继续落实重点防控任务,不断完善常态化防控举措,巩固疫情防控成果,全面推动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复学,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会议强调,要组织专家,对“五一”假期防控效果进行认真评估。要进一步提升核酸检测能力,按要求做到“应检尽检”“愿检尽检”。坚持社区(村)防控不松劲,做好封闭式管理。严格进京管控,做好外航机组人员闭环管理。 根据北京市2020年中小学春季学期开学安排,北京市初三年级按照5月11日做好返校学习准备。会议指出,要做好初三年级开学准备,落实学校主体责任,加强校园防疫管理,完善应急预案。 会议强调,要持续抓好复商复市,释放消费潜力,促进市场回暖。要切实将常态化防控措施融入日常生活,把防控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好机制固化下来,研究制定生活防疫指引,引导市民养成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完) 【编辑:苑菁菁】

Uber在加州被起诉:被指将司机错误归类为独立承包商

Uber在加州被起诉:被指将司机错误归类为独立承包商
网约车平台Uber和Lyft又成被告,起因还是针对网约车司机的身份定位问题。5月6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加州及该州三座大型城市起诉Uber和Lyft,指控这两家打车软件公司不当地将司机分类为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s),而不是雇员(employees),以此避免实施工作环境保护措施和支付员工福利。起诉方辩称,对工作者的错误分类对劳动者、守法企业、纳税人和社会造成了广泛的伤害。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加州寻求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民事罚款,并寻求法院命令公司将司机重新分类,支付未付的薪资。起诉由洛杉矶、旧金山和圣地亚哥三城参与,根据是加州一项保护零工经济工人的新法律(California Assembly Bill 5)。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法律要求:当公司能够控制劳动者如何执行任务、或者工作是公司业务的常规组成部分时,公司应将劳动者视为雇员而不是独立承包商。该法律使得零工经济工作者有机会获得最低工资要求、失业保险等福利。这一争议性的法律对Uber、Lyft的商业模式形成了冲击,打车平台Uber、Lyft,外卖公司Postmates、DoorDash在加州依赖45万独立承包商来展开业务,而不是全职员工。因此该法律一直受到Uber、Lyft等公司的强烈反对。加州总检察长哈维·贝西拉( Xavier Becerra )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任何商业模式都不能将其成功建立在不当对待工人和违反法律的基础上。”他还提出,Uber和Lyft的司机缺乏基本的员工保护权利,例如病假和加班费等。尽管Uber和Lyft辩称,司机可独立决定何时上班,但诉讼认为两家打车公司对司机施加了足够的控制。据纽约时报,起诉书称:“Uber和Lyft是这些被错误分类的劳动者的雇主,他们雇佣或者解雇司机,控制哪一位司机被派与哪一项任务……Uber和Lfyt是交通运输公司,向顾客提供乘车服务,其司机是他们用于提供乘车服务的员工。”据路透社,Uber回应称,将在法庭上应诉,同时推动实施针对司机的额外福利计划。该公司还表示,“在加州经济面临危机,有400万人失业之时,我们需要让人们更容易开始赚钱,而不是更难。”Lyft在声明中表示,将与总检察长和市长合作,“将加州创新经济的福利带给尽可能多的人。”该公司拒绝透露是否正寻求和解或是将应诉。华尔街日报称,此次诉讼正值打车公司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因政府鼓励人们待在家,因而乘客数量急剧下降。在打车业务陷入困境之时,Uber司机尝试转向做食品外卖工作,Lyft在上周宣布裁员17%,并让其他员工无薪休假或减薪。此次疫情也凸显出一线工作者的困难。纽约时报指出,因为打车公司和外卖公司的司机不被认为是员工,因此公司避免了保险、车辆维护、病假和失业等成本支出。疫情冲击之下,这些司机突然失去收入,生病时也没有带薪病假。一些司机称:如果开车载客,那么有可能被感染,如果待在家里,那么将没有收入。